(billdip同人文翻译) 《连续剧》第一章:命中运行

已经获得作者授权了,并且决定开始正式翻译这篇文了。 作者是trollfishprince,作者在AO3和fanfiction上都有发表这篇文章。

Serial KillerBill/Detective Dipper                                                                                                    

 身份:Bill是一名连环杀手,Dipper是一名侦探。Stanford叔公是Dipper的长官。Mabel的身份不变,不过工作是媒人,已经结婚了。Bill的身份似乎不只是个杀手…..

 

tags:架空交替宇宙----侦探交替宇宙----1950年代黑色的侦探电影神秘杀人案连环杀手交替宇宙---连环杀手19501950s俚语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内在的同性恋时期典型的同性恋,恋父情节Daddy Issues血腥焦虑血与折磨时代典型的种族主义它只提到过一次

AO3上的简介如下::Gravity Falls的明星侦探Dipper Pines已经遇到了他无法解决的第一个案例:神秘的密码自杀事件。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自杀并不是他们看上去的那个样子。最初被认为是邪教自杀的事件已经变成了一神秘的连环谋杀案,它将考验这位年轻侦探的心,引导他进入超自然的领域。与此同时,那个恶魔Bill Cipher发现了一个新的爱好,并且对某个年轻的侦探十分感兴趣。只有时间才能判断这个阴谋不仅仅是好奇心。(剧透:那是当然了。)

原文传送门: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73104/chapters/1091694

 

作者的话:不像裂谷*,我其他的Gravity Falls fic*,这会是一周至少更新一次的文。章节稍后可能会有更严格的评级,所以我只是把它规划为M*评级的,那样感觉更安全。无论如何,我希望你们都喜欢这个。:)

 

译者的话:一直以为翻译是一件很简单的事,然而并不是(很辛苦的),在某些地方我把原文的一些句子也加进去了。我翻译得不是很好,希望大家可以帮我指出缺点,我会尽快纠正的。在这篇文里可能有的地方和你想象的不一样。祝你阅读愉快。

 

第一章:命中运行(Hit and Run)

   

Gravity Falls的侦探Dipper Pines一直在不断的工作,似乎已经为那个案件工作了数年。他那僻静的办公室里堆满了堆叠的纸,一些同事开始担心起他来。他是一个年轻有为的侦探,直到他遇到了第一个他难以解决的案件:神秘的密码自杀者。

在过去的三个月,已发现五人死亡,每个人似乎都是自杀。他们都选择了不同的死法,除了一个主要的联系之外,都是毫无关联的自杀手法:所有的这些自杀者都是在死亡之前留下一则编码,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每个人都使用了相同的无法辨认的编码。

这名侦探认为他们都是一些奇怪的邪教组织里的成员。当然,邪教在这个地区并不罕见,但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想死去。他意识到是别人希望他们死。他决心要找出是谁希望并且让那些人死去。

这时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他办公室的门被敲了敲。大多数人在他把门关闭后都不会打扰他。当他打开门时, 他有点惊讶地看到他的双胞胎姐姐站在那里。

  “Hey Dip! 我想确保你的工作进展得顺利,我还把你的午餐带来了!”她举起了一个棕色的纸袋,给了他一个最灿烂的笑容。侦探勉强的笑了笑,“谢谢,Mabel。对不起,昨天晚上我没回家。这个案子需要我投入全部的精力。“

“我相信你的!我从Soos那里听说你认为这是邪教组织干的?”

 他领着她进了办公室,里面的灯光比走廊的光线暗淡了许多。

“怎么了?”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死亡事件都被定为自杀:一个上吊,一个吸食毒品过量,一个溺水,另一个人跳下一座建筑物,甚至有一个人用烤面包机去洗澡。”在说完最后一个例子后他轻声地笑了,主要是因为它与其他事件相比也太奇怪了。

Mabel仍然不习惯在他短暂的执法生涯中发展的那种黑色幽默。她给了他一个微弱的微笑,试图改变话题。“但你为什么认为这是谋杀?”

Dipper坐在他的办公桌,有些疲倦地看着他的姐姐。“唯一的消息是一部分代码中说的,’我已支付了债务’。”

“诡异,”Mabel颤抖着,“你觉得债务是什么?”

“考虑到他们都自杀了,我会说他们因为生前的某些原因而辜负了他们自己的生命。”他向后靠在椅子上,“只是这太奇怪了,我不明白。”

Mabel耸了耸肩,“你还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拼凑出来呢。”

“只要我找到一个关键……”侦探被他那响起来的在桌上的电话打断了。他拿起电话并专业的回答“Detective Pines办公室。”

“Dipper,是我,”uncle Ford粗哑的声音穿过了线,“另一具尸体已被发现。”

Dipper揉了揉鼻梁,默默地骂着自己,他拿起一支钢笔和一张纸,“地址是什么,长官?”

“408葡萄园,开车过来”,长官说道。

“这个与之前的不一样。”

侦探因为他的话几乎停下了呼吸,“有什么不同?”

“毫无疑问,这个人是被谋杀了。”

“我马上就到,”Dipper立即挂了电话,站起来去取他的外套。“午餐就不要等我了,Mabel。这可能是我的一个重大突破。”

                                         ~▲▲▲▲▲▲ ~

比尔看着车窗前自己的倒影。他那件黄色西装夹克这次不会弄脏,这既是一件好事,也是坏事。虽然他不喜欢洗东西,但他觉得那让他的血液中增加了额外的活力,使他看起来更危险。他调整了镜子,确保他可以看到他身后的其他车辆。

如果他全新的埃尔多拉多(车,凯迪拉克eldorado)出事了,那将会是一个该死的耻辱。

准确来说,这不是他的埃尔多拉多,也不是一辆新车,但对他而言是新的。

收音机早就在播放音乐,只不过他把它的声音调成静音罢了。

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的“蓝月亮”(Blue Moon)开始演奏

起来,他忍不住在歌曲播放到第一节时跟着一起唱。

 

Blue moon

啊,蓝月亮

You saw me standing alone

你看着我一个人站在黑夜中

Without a dream in my heart

万念俱灰

Without a love of my own

无人关心

Blue moon

啊,蓝月亮

You knew just what I wasthere for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You heard me saying aprayer for

你听到了我在祈祷着什么

Someone I really could carefor

我真正在乎的人啊

And then there suddenlyappeared before me

她突然在我的身后出现

The only one my arms willhold

我唯一会怀抱的人

I heard somebody whisper,"Please adore me"

我听到有人吹着口哨:“请爱我吧”

And when I looked to themoon it turned to gold

当我回头看蓝月亮时我看到了金黄的太阳


他叹了口气,随着第二节的节奏开始吹起口哨。他真的很累,对每天的沉闷感到厌倦。事实上,过去几个月来他一直很无聊。“我真的应该考虑找一个新的工作,”他喃喃自语,这时,他有了一个主意。

一个新的工作……当这个想法击中了他。他可以让这份工作成为他的乐趣!

随着第二节结束,他随着后面车辆喇叭的响起开始高声大笑,调整变速杆让它进入超速行驶状态,接近每小时六十英里的速度。“哦,这将会是一次袭击!”

 

                                          ~▲▲▲▲▲▲ ~

当他开车到犯罪现场时,Dipper真的不知道该期待什么。

不过,他绝对不希望看到凯迪拉克(前文的同一样的埃尔多拉多车)从某人的房子上犁过。

侦探从他的林肯大陆(车)上走出来,手里拿着指纹盒,走近长官,他正在和他的几个同事谈话。

“你好,长官,”Dipper打着招呼,看着房子,“那么这是什么一回事?”  

“邻居打电话说三点从街上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他们往外看是怎么回事,在这里,受害者是Larry Seymour。在他自己的客厅里被袭击。事故发生三分钟后,这辆车被偷走,没有人看到任何嫌疑人。”

“嗯,”Dipper回答说,“你真的认为这是另一个密码自杀案件吗?它甚至和之前的案件完全不相同。”

“在他被袭击之前,受害者留下了一张字条,其中的一部分,”Ford叹了口气,“你不是有打火机,对吧……你呢?”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古巴雪茄。

“是的,当然,”年轻的黑发人员拿出了他的老Zippo打火机,点燃了它,石脑油被挥舞着火焰燃烧出强烈气味,“编码和上次的一样吗?”

“你真的需要一个新的打火机。它们现在难闻多了。”他从他的雪茄中长长地吸了一口,呼出一大股烟,“我们还没看。我们在等着你到这儿来。”

Dipper的脸因骄傲而发红。“我没有任何理由带打火机,我很久以前就戒烟了,”Dipper说道,把他的打火机装到自己的口袋里。“我想我会先去看看Seymour,然后再看看我能否从埃尔多拉多(车)上获得任何指纹。”

“好吧,”Ford说,“祝你好运,孩子。”

Dipper讨厌被称为“孩子”,虽然他知道Ford叔公提到过比他年轻的人。他点点头,走到现场,首先检查房子的损坏情况。埃尔多拉多几乎穿过一个主要支撑梁并且摧毁了客厅的很大一部分。他走过一些瓦砾和碎石,走到Larry Seymour的尸体旁。Seymour被袭击时一直坐在沙发上,他的脊椎明显被打断了,他的头已经裂了开来。他手中拿着一支昂贵的笔,一张纸条被搁在地板上。Dipper拿起笔记,惊喜地发现它既然是可读的英文。

他来找我,我不知道我有多少时间,但我又在梦中见到了他。我偿还不起他的债务,我会像新闻里的那些人一样。我就要死了。我不敢相信我要死了!他妈的恶魔!诅咒你BI ‒(FUCK THAT DEMON! CURSE YOU BI ‒)

Dipper颤抖着,恶魔?他并不是说从字面上来说的吧,这就像是说“混蛋”什么的,对吗?不,这是Gravity Falls。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但是,恶魔?这可真疯狂。 恶魔?绝对是胡说八道。Dipper将其作为证据放好,然后开始到埃尔多拉多那去收集线索。

挡风玻璃已经破碎了,引擎盖也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坏。埃尔多拉多的腈纶*(Orlon)制屋顶的多个地方被刺穿,一大堆碎裂的墙壁倒在乘客座位上。Dipper的视线移动到车的内部,希望看到更多的线索,这时他看到后座上有一些不太明显的印记。在打开司机的侧门之前,他用纸去印把手的指纹,没有发现足够清晰的样本。他打开门,靠在车里,看着后座。没有什么东西在后座,但有一些刮痕在座位上。一条消息被割在皮革座位上。

VLRSB  DLQ  X LIQ  QL  IBXOK  ABQBZQLSB

另一行编码。像其他的一样。除了这一个看起来很容易解读罢了。他已经从中看出一个模式。Dipper拿出他的记事本,仔细地复制下信息,然后把方向盘上的灰尘清理掉,结果只是更不清晰的指纹。

至少这次他发现了什么,他有一条来自杀手的信息。

当另两名侦探赶到现场开始对邻居进行采访时,他离开了房子。

他要去跟他的叔叔交谈时,要求其他同事注意照顾犯罪现场。

当Dipper走近时,Ford满怀期待地看着他,“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吗?”

“这个笔记绝对不是一个之前的自杀笔记,而且它是可以读的,但如果你问我的是什么的话,那就是一堆废话。埃尔多拉多才是有趣的部分。”

“你找到指纹了吗?”Ford急切问道。

Dipper自嘲道:“只有完全弄脏的。但是这次凶手给我们留下了一条编码,我会在办公室里把它解码出来。”

“谢了Dipper,”Fdrd笑着拍了拍Dipper的肩膀。“我就知道我可以指望你。”

“没问题,长官,”Dipper点头,由于称赞而脸红。“一旦我解开密码就会给你的。”随即,Dipper离开现场,开车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当他到了那里,他很快就在办公桌前坐下来,拿出纸和笔。

VLRSB DLQ X LIQ QL IBXOKABQBZQLSB

假设消息是用英语写的,X必须是字母A或I,因为它是一个独立的字母。也许Q是某个单词的结尾,也可能是某个字母的开头,他猜测Q字母可能是T.如果Q是T,那么L必须是一个O。现在的编码是:

VORSB  DOT  A/I LIT  TO  IBA/IOK  ABTBZTLSB

这是一个简单的字母替换法!因为T和O两者只有三个字母互相远离。他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比他想象的更为简单的密码,由于B结束后的两个单词经常出现,现在可以假设它是一个元音,可能是E.

VORSE  DOT  A/I LIT  TO  IEA/IOK  AETEZTLSE

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字母替换法!很可能是凯撒密码!他已经发现了它了!他终于找到了关键。这是封信。

你有很多要学习的,侦探

YOUVE GOT A LOT TO LEARN DETECTIVE

该死的!你有很多东西要学,侦探

Holy crud! You’ve got a lot to learn, detective.

Dipper觉得他需要去喝一杯。

                                             ~▲▲▲▲▲▲ ~

就在当天他读完那条信息之后,Dipper决定不去“骷髅骨折酒吧”,而是去Bang Bang酒吧,因为他的叔叔Stan曾经在那里指责过他在那喝到了总过水的啤酒,从那一天他就被禁止去那个地方。Stan是一个不太正当的警察,但这实际上使他成为一个伟大的卧底警察,所以这是一个双赢的好处。不过,尽管Stan在这个地方有了历史,他还是需要一些酒精。

当太阳开始落下地平线时,Dipper把他的林肯大陆停在街对面。门是敞开的,Peggy Lee的“Manana”在他们的新的自动点唱机里播放着。到目前为止,酒吧里只有少数几个人,他们中的大多数看起来都是常客,而且他们都比那个瘦小的侦探的年龄大得多。

Dipper怯怯地走近调酒师坐在吧台,“给我你们这最强的苏格兰威士忌。”调酒师轻轻的笑了,“如果你这么说,小孩,”他拿出一个瓶子,帮Dipper打了一些出来,然后再回去清理自己的眼镜。

Dipper只喝了一口,便立即开始咳嗽起来,将酒吐到玻璃杯里。调酒师看了一眼Dipper,他的嘴唇弯成赤裸裸的取笑。“不能处理它?”

“也许有点不适应喝这么强烈的酒”Dipper承认,尴尬得脸红。

一个男人大声说,“干嘛浪费那么好的酒啊。”

其他的人都开始笑起来。

Dipper叹了口气,试图忽略刚才那人的评论,虽然这很难做到。“一些Corby威士忌可以吗?”

“实际上我会推荐杜瓦尔*,”有人在门口发表了评论。

当Dipper朝新来者的方向望去时,常客们都沉默了下来。

夕阳的光辉映衬出那个人的轮廓,他脱下礼帽,并把它放在衣帽架上。当他走进酒吧时,Dipper看到了他,发现他看起来很可笑。他穿着花哨的黄色燕尾服,里面搭配的是白色衬衣,与之相配的是黑色的手套和领结。他那金色的头发蓬乱,故意弄出松散的发型,而不是通常的梳理一下,大部分人都会梳理一下。(Dipper为了掩饰他那奇怪的胎记有着一个相似的发型)。他还带着一根黑手杖走过来,尽管很明显他并不真的需要一根拐杖。没有被眼罩覆盖的眼睛几乎是金色的,在盯着Dipper前扫视了一下房间。“给他一杯杜瓦,Vic,记在我的账上。”

那个男人很奇怪,但也很迷人。

Dipper感兴趣的看着那个人。他走到放歌机旁,按下了一个按键,似乎换了一首歌,那是一台不用花钱就可以换歌的点歌机。Helen Forrest的“为那男孩疯狂”开始演奏,他哼着它并他迅速的坐在Dipper旁边。他瞥了一眼那个调酒师。“我要波本威士忌。”

“好的。”Vic点点头,没有和那个奇怪的,黄头发的家伙目光接触。


我疯狂的男孩

mad about the boy

我知道这是愚蠢的迷恋着那个男孩

And I know it's stupid tobe mad about the boy

我很羞愧,但必须承认,无眠的夜晚

I'm so ashamed of it butmust admit the sleepless nights

我拥有了那个孩子

I've had about the boy


Dipper眨了眨眼睛,摇摇头,避开了陌生人的目光。“谢谢你的酒。”

“哦,这根本没什么,”他笑了起来,“我是Bill。”

“你可以叫我Pines。”Dipper对他的昵称很尴尬,但他的真名更让他自己感到尴尬。

“Pines听起来很正式,”Bill抱怨着,看着那个侦探,开始笑了起来。

Dipper为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感到困惑。

Bill把手伸进头发,拿出一个小树枝,不知是怎么抓住他的头发。树枝上满是小小的松针。“就像你的名字, Pine tree,”他低声说。

在银幕上

On the silver screen

他将我愚笨的心融化在每一个单一的场景

He melts my foolish heartin every single scene

    虽然我很清楚,在这里和那里的痕迹

Although I'm quite awarethat here and there are traces of

那个卑鄙的男孩

The cad about the boy

两人边喝边谈了一个小时,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八卦、哲学和生活。当钟敲了八下,Bill突然站起来,靠着手杖。

“我最好该离开了,Pine tree。在明天我还有工作,如果我半睡着的话,那会很麻烦的.”Bill对侦探露出狡黠的微笑,椅在他的手杖上。

“小心,Bill,”Dipper点点头,“我会在镇子上看到你?”

“那是当然的。”Bill点点头,转身走到门口。他抓起自己的帽子,他吹着“Blue moon”的曲调。

 

啊,蓝月亮

Blue moon

你看着我一个人站在黑夜中

You saw me standing alone

万念俱灰

Without a dream in my heart

无人关心

Without a love of my own

~▲~▲~▲~▲~

裂谷* Gravity Falls fic*:作者以前写过的关于GF的文。

腈纶*(Orlon):一般叫做聚丙烯腈纤维,是一种布料,弹性很好。

杜瓦尔*:是澳洲有名的葡萄酒,其中有3款红葡萄酒和1款白葡萄酒。这三个红葡萄酒系列分别是:爱丽(Eligo)、恩蒂(Entity)和锦簇干红(Plexus SGM)。

M*:(Mature) 适合十七岁以上的玩家,比“少年”类产品包含有更多的暴力内容或语言。另外,此类产品可能包含有成人的性主题。文中出现的密码是凯撒加密法,每个字母后移三个位置,如此A就变成D、B就变成E,以此类推。

~▲~▲~▲~▲~

译者:十分感谢您阅读到这里,我翻译后发文的速度可能是周更什么的吧,反正就是不定时了~如果你们喜欢的话请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吧。当然,你们也可以到AO3上去支持一下作者,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得到一些建议,因为我翻译得不是很好嘛。

别忘了评论啊~


                                        


 


评论 ( 5 )
热度 ( 74 )

© NINE-九山_搬运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