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dip同人文翻译) 《连续剧》 第4章:踢中头部

原作者是trollfishprince,作者在AO3和fanfiction上都有发表这篇文章。


Serial KillerBill/Detective Dipper                                                                                                  

身份:Bill是一名连环杀手,Dipper是一名侦探。Stanford叔公是Dipper的长官。Mabel的身份不变,不过工作是媒人,已经结婚了。Bill的身份似乎不只是个杀手…..


tags:架空交替宇宙----侦探交替宇宙----1950年代黑色的侦探电影神秘杀人案连环杀手交替宇宙---连环杀手19501950s俚语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内在的同性恋时期典型的同性恋血腥焦虑,血与折磨,时代典型的种族主义它只提到过一次


AO3上的简介如下::Gravity Falls的明星侦探Dipper Pines已经遇到了他无法解决的第一个案例:神秘的密码自杀事件。他不知道的是,这些自杀并不是他们看上去的那个样子。最初被认为是邪教自杀的事件已经变成了一神秘的连环谋杀案,它将考验这位年轻侦探的心,引导他进入超自然的领域。与此同时,那个恶魔Bill Cipher发现了一个新的爱好,并且对某个年轻的侦探十分感兴趣。只有时间才能判断这个阴谋不仅仅是好奇心。(剧透:那是当然了。)

原文传送门: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773104/chapters/1091694

第一章:http://acing-sky.lofter.com/post/1dd93c24_f1a3d91

第二章:http://acing-sky.lofter.com/post/1dd93c24_f3dd3d3

第三章:http://acing-sky.lofter.com/post/1dd93c24_f6d3c68

                          ~ ▲▲▲▲▲▲ ~

Bill一边转动他的手杖,一边在街上漫不经心的走。他的镀金礼服鞋碰击路面的感觉就像一个踢踏舞者在跳舞,他的脚步有节奏地配合他吹出的口哨。夜晚的空气凉爽而且令人感到平静,仿佛它知道漫步街头的生物是为了杀戮。自从他和他的最后一个客户达成协议以来,已经有将近两个星期了,尽管他已经准备好了他的下一次谋杀,但是他找到了另一份工作来让自己忙起来。

他不得不偷东西。嗯,很多东西

Bill要抢劫整个街区。

他心中已经有渴望的对象。他不想带走任何东西,天哪,当然不是了。Bill要拿走那些对他有用的东西,但没有什么不能让他现在离开。枪是不可能了,主要是因为它们(使用起来)太没有人情味。如果他得到了一把枪,这将是一个很好的理由,没有什么小事像这样无趣了。他考虑的不仅仅是一种东西,但他想添加更多的对它的神秘感。如果这是一次大规模的抢劫,就不可能与他有联系了。

必须有怀疑这种犯罪可能与密码杀人有一点联系。这一次,他不打算在任何人的梦中播种这个想法。他可以依靠某个年轻的侦探进行连接。钟楼的钟琴在十一点钟时敲响,他沿着大街走去,沿着里特路(Ritter Road)走去。他的口哨声变成了哼唱,随着他脚步的节奏改变,这首歌也跟着变了。Bill转过身来,当他听到号角的长鸣声在他的头上响起,他用手杖敲了敲附近的一个路灯。他大声唱着他记得的歌词,虽然这声音足以让人们开始争吵。

 

My head keeps spinning

我的意识一直在旋转

I go to sleep and keep grinning

我在梦中欣喜若狂

If this is just the beginning, my life isgonna be beautiful

如果这只是一个开始,那我的人生将会何等美妙啊!

(这首歌叫Ain'tThat A Kick In The Head,是一首经典的爵士。)

他笑了起来,他舒展了一下他的身体,继续前进。随着邻里的到来,他继续唱歌,他的脸上露出一种虐待狂和幸灾乐祸的笑容。

It's just like the fella said

就好像一个小伙子说的那样

Tell me quick ain't love a kick in the head

这简直是一个大惊喜

                             

               ~▲▲▲▲▲▲~

Dipper眨了眨眼睛,盯着他面前空空的舞厅。与他上一次遇到金字塔人不同,这次舞厅只在大理石地板上点燃了一支蜡烛。柔和的烛光照耀着蓝色而不是橙色,这使Dipper更加平静,而不是紧张。宴会厅的中心是一个圆形的橡木桌,上面放着两把椅子,周围放着更多的蜡烛,这些蜡烛围绕着桌子形成了一个完美的等边三角形。

他好奇的走到了蜡烛的旁边。这次我在做梦吗?他扫视了这个区域,试图找出这个梦中可能会发现什么的线索,但是这个梦似乎是空的。就像Dipper被遗弃在了一个废弃的房间里。有些事情感觉不对。太安静了。

“我就知道你会想念我。”金字塔人那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舞厅里。Dipper停在他的道路上(蜡烛旁,他刚刚在走动),像一只鹿在灯光的照射下环顾四周。“我就知道这事不对。你在哪里?”

“在这里,孩子!”

Dipper凝视着桌子,看见那人突然就坐在那里。他和上次见面没什么不同,虽然这次他穿的是一套普通的燕尾服并且带了一顶礼帽。那顶礼帽搁在他奇怪的头尖的顶端。

“请坐,孩子。”他向他对面的椅子作了一个手势。“这是有一段时间了呢。”

“两周,确切地说。”Dipper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坐在金字塔顶人旁边。“我认为我不会梦到你了。”

“相信我侦探,你会经常看到我,在未来。”金字塔人肯定的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个侦探吗?“Dipper问道。

“我是你的臆想,不是吗?”金字塔人评论说,“我知道你知道的一切。”

“你看起来不像是我会想出来的。”Dipper靠在椅子上,皱了皱眉头。

“那谁想出我来的?这是你的脑海,孩子。没有其他的可以在这里。”他的语气很甜蜜,那为他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在Dipper的脑海里。

Dipper再次在房间里走了一下,沉默了,他又问了一个问题:“今晚不跳舞吗?”

“上次你似乎不太喜欢跳舞,所以我想你可能会更喜欢一些隐私。”

“但你为什么想跟我说话?”Dipper俯身向前,试图破译在男子的脸上那模糊的表情。

“你逗我开心,侦探。”他俯下身子来配合Dipper。“这就是那么简单。更多的问题?”

“Who are you?!”他尖叫起来,他恨自己那听起来不自信的声音里是有多么的绝望。突然出现的敲门声,意外地打断他的问题,Dipper困惑地环顾四周,一片黑色的混乱。它听起来很诡异,陌生,好像它属于另一个时间或另一个地方。

金字塔人左顾右盼了片刻,烦恼在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在他回应时,他的口气中多了一点的傲慢并且变得更加低沉,“我并不需要一个名字让你跟我说话。”

Dipper挪挪身子,眯着眼,怒视着那个人。“这是你的脸吗?”

男人的眼睛睁大了一会儿,又缩小了,“所以你想让我出去。你当然很聪明。”

“我不可能想到像一个有金字塔头的人。太奇怪了。因此,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凭空想象,是没有办法的,那是你的真面目。”

“哦,但是侦探,你忘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他的声音因兴奋而变得很颤抖起来,“如果你不能想到一个金字塔的头,那么你能想象有谁会将隐藏自己的金字塔头内?”

“所以你承认你不在我的脑海里?!”Dipper不顾一切地喊道。

奇怪的敲门声刺耳地出现在这个现实的时刻,这个声音让Dipper的牙齿打颤。

金字塔人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哦,侦探!你想杀死我在这里。说真的,你应该考虑一下喜剧演员。”

Dipper双手握成拳头。“回答我的问题!”

“Dipper,醒醒!”

                          ~▲▲▲▲▲▲~

Dipper醒来时,他听到Mabel沮丧的声音。他坐在他的棕色皮革扶手椅上,在黑暗的,曾经整洁的办公室,已慢慢恶化成疯狂。文件深深地覆盖了他的书桌,完全是无用的,其中一面墙壁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密码杀人案的案例图。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拖着沉重的脚步到了门口,似乎在泥泞或流沙坍塌中,试图逃跑远离那些古怪和令人不安的梦魔的爪子。他疲倦的打开了门,不是热切的。“Hi Mabel.。我没想到是你,”他对他的姐姐冷淡的说。

“天哪Dipper,昨晚你回家吗?”Mabel责骂道,踩过一箱文件,穿过房间来到窗前。“你真该放点灯光进来……”她拉开窗帘,结果发现窗户上漆满了一层厚厚的黑漆。“Dipper!为什么你要把油漆涂满窗户?”她要求他回答。

“外面让我对这个案子分散了注意力。Dipper承认,“我真的很接近突破了,我能感觉到它。”“Dipper,你整个星期都关在这里……”Mabel低头看了看她的脚,露出一种羞涩的羞涩表情,她以前从向他展示过她这样。“我越来越担心,我认为这个案子对你来说太难…”

“这对我来说并不太难,Mabel。”Dipper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我是唯一一个在这种情况下有任何回旋余地的人。Ford任命我为首席侦探是有原因。”他辩护。

“Dipper,我担心你! 两周内没有发生过谋杀案,你和以前一样努力工作,也许更是如此。”Mable用手擦了擦眼睛,“你沉迷于此。”

Dipper叹了口气,把他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Mable,我只是想找到杀手,在他杀死其他人之前。”

“我知道。”Mable看着他的眼睛。“只要答应我,你会请求帮助,如果这个案子太难。我们随时准备帮助你,在你需要的时候。”

Dipper给了她一个拥抱,“我当然会。”他说谎了。他从不冒危害她或其他人的安全。凶手是残忍和不可预测的,没有怜悯和道德。他恶毒地,看似兴高采烈地谋杀了一个年轻的母亲。Dipper知道攻击的必然性,他会犯下可怕的罪行,即使她一直推婴儿车或抱着她刚刚开始学走路的孩子。Dipper轻轻地将她推离自己,温柔地看着他的姐姐,“你答应我不要卷入这一切。”

“我保证!”Mable咯咯地笑着,似乎忘了危险。

电话响了,扰乱了苦乐参半的时刻。

Dipper重重地叹了口气,又无奈地在走到他的书桌旁,他没有急切地拿起电话,而是恐惧得僵硬了起来。“Detective Pines’ 的办公室。”他低声的说。

“Dipper,我需要你到我的办公室来。”正如他所担心的那样,那是Ford,但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并不像通常那样冷酷。事实上,他听起来很使人迷惑不解。“有抢劫。”

Dipper几乎晕倒了。“抢劫?”感谢上帝。没有另一个杀人案。没有人去世了,因为他还没能找到凶手。“你为什么打电话给我?”他要求,恼火,几乎对他的叔叔生气。他没有时间浪费在一些愚蠢的小盗窃案上!“我确信其他侦探可以…”

“这是所有关于情况。”Ford打断了他的话,“听我说,Dipper。整个街区在昨晚被盗了。南刘易斯街上的每一幢房子都被抢了。”

“WHAT!!!”Dipper靠在书桌上。“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吧。”

“除了我们还想弄清楚是否有什么东西被偷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希望你在这里。”Ford叹了口气。“在我详细告诉你的情况后,我们就去犯罪现场。”

“好吧,我很快就会见到你。”Dipper同意了。

“好,再见。”

Dipper挂了电话,抬头看着Mable,给了她一个期待的眼神。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你为什么看起来像那样?”Mable几乎恐惧地问道。

“有一个抢劫案。额,多个。”Dipper伸了个懒腰,用手梳理了一下头发。

“抢劫?哦,谢天谢地!”Mable宽慰地哭了。

Dipper知道她的感受。他穿过办公室,从扶手椅上取回他的西装外套。“这当然很奇怪,但至少,这一次与密码案无关。”

Mable甜甜地向她弟弟微笑,向门口走去。“好吧,你很快就会发现北斗七星的。你真了不起!”

Dipper忍不住笑了,这是多年以来的第一次,为她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谢谢,Mable。我真的需要听到。”

 

~▲▲▲▲▲▲~

作者:不得不把第四章分成章节4和5,因为它是在我平时的两倍大章节和关键细节就完全失去了。不幸的是,这意味着第四章,你可以看到,很短。第五章肯定会被张贴在周日或周一由于被β会为我们讲话!因为我现在有一个小积累,下周我可以希望在于倘若推立新后,虽然我还不知道早期。

 感谢我的betas玛丽亚艾伯特从fanfiction.net编辑这一章。

译者:billdip进入热榜了哎,惊讶!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NINE-九山_搬运工 | Powered by LOFTER